两个人的天堂 —— 《敲开天堂的门》影评

小时候,午睡时睡不着,望着夏日午后从梧桐浓荫下透过的斑驳阳光,总能想到一些和当时的年龄不相符的东西,比如,死亡。当时的思维很简单,想到自己将要永不复回地消失,就会感到无比的恐惧,以至于很久很久都不敢想这个话题。看完这部影片,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对于死亡的思考,不禁微笑。

《敲开天堂的门》是一部很棒的电影,它在黑色幽默中表现着温情,在无奈中表现洒脱,在荒诞中还原真实。观后,一种“死何惧哉”的情绪让人颇感温暖。当然,同时,濒死的人们的故事,总是让我们感慨,我们该多么庆幸自己还活着,又该多么珍视身边的人和事。

两个罹患癌症的大男孩,在医院偶遇,偶然找到一瓶龙舌兰酒,两个人在医院厨房为了享受美酒放肆地翻找盐和柠檬。咸涩和酸楚的滋味让他们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也许是酒精和盐的滋味让Martin想起了海,想起了带着微微咸味的清爽海风。Rudi对Martin说,我没见过海,一次也没见过;另一个嗤之以鼻,你没见过海,你不知道这在天堂很流行么,大家轮流讲述自己见过的大海的美景的时候,你都插不上嘴;Rudi问,那我怎么办才好?于是他们——两个正当青春的大男孩,两个时日不多的癌症病人,拎着剩下的半瓶龙舌兰酒,其中一个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盐粒。他们赤着脚,穿着睡袍,穿过黑暗的走廊,摇摇晃晃走到深夜的停车场,开走了一辆属于黑帮的奔驰车,当然他们并不知情,方向只有一个:大海。

车里有枪和雪茄,还有满满一箱子德国马克。他们买极尽奢华的西装,住高档酒店,给门童高额的小费;他们同时被警察追捕被黑帮追杀;他们在酒店的大床上思考自己余生中最想实现的愿望。Martin写了20个愿望,Rudi写了8个。人们总是在考虑接下来的日子将要怎样,所以总是畏手畏脚。当死亡即将来临,当“以后还要…” 这样的幻想被打破,有人会消沉悲观,有人会及时行乐。而这两个大男孩选择了去看海。粗手粗脚的Martin想为母亲买辆与猫王买过的款式一样的凯迪拉克;当然,对一个以前有些畏手畏脚的羞涩男孩Rudi来说,跟两个女人睡觉这样的愿望此时也显得那么动人。

这部电影的黑色幽默气质让它分外可爱,片中,两个黑帮笨鸟的言语和姿态都以一种不在状态地,神经质地形式表现。这两个人的疏忽,让两个将死的人把装有黑帮钞票的箱子的奔驰开走;接着,黑帮那个更加神经质的老板自然要率众追杀;另一边,在这类电影中永远以被调侃面目出现的警察当然也不会表现的更靠谱,他们以永远慢半拍的速度,追逐着那两个大男孩进行的充满喜感的犯罪行为。

Martin和Rudi知道自己将死,于是干了些被称之为“犯罪”的勾当,但是却极富喜感。因为我们常常被冠以德国人理性无比之类的惯性思维,所以看到德国人玩起这样的幽默,喜感更上一层楼,使得这部电影分外有趣,让人看着非常轻松。而影片在大玩儿黑色幽默的同时,将人临死的情感也表现的含情脉脉。

在经历了被追杀,被追捕等等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之后,Martin终于给母亲送上了她想要的凯迪拉克,看着母亲激动的深情,Martin也真正地成熟起来。最后,Rudi在众多裸体美女中看花了眼,挑选陪伴他实现最后愿望的人,这一幕,那种终于可以放开曾经的羞涩的自由与狂放,使得Rudi也更加可爱率真。

在将死之日,曾经粗犷的Martin变得细腻,曾经懦弱的Rudi变得不羁,他们都在死前做了不同的自己。哪怕被黑帮抓获,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他们也报之以大笑。对于两个将死的人,死已经是归宿,而非威胁。所以,当本地黑帮的幕后老板现身,让这两个人赶快去看海时,这种濒死的情感已经升华到可以感动所有人的境界。

最后,Martin和Rudi终于到达了海边,闻到了大海的味道。这两个大男孩仍然拎着那半瓶龙舌兰,在海风吹拂中来到沙滩,海浪滚滚。正是夕阳西下,Martin和Rudi的脸蒙上一层暖融融的红光,他们坐在沙滩上,面向波涛,抽烟,喝酒。

直到Martin再次发病倒在一旁,Rudi不再像之前那样手忙脚乱的去救人,而是静静的坐在倒下的Martin身边,Rudi笑着看Martin。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们已经实现了最后的愿望,时候到了,不必再强求多活一秒。

“天堂里只有一个主题,就是大海”,他们看到了大海,在海边敲开了天堂的门。

我们也许需要思考。既然人生本来就是荒诞的,既然人生本来就是一场带有遗憾的旅程,那么我们又何必纠结。人生显得有无限扩展的可能性,又必然走向有限的终结。伴随着这两个大男孩像孩童一般的胡闹,死亡即便开始,那时他们也回归了人生的本初状态,那么纯真,那么可爱,以至于将看到大海作为最后的归宿。

结局还是光明的。至少Martin真的送给了妈妈一辆车,至少Rudi也真的和两个姑娘睡了觉,而且他们也真的见到了从未见过的大海——面对波涛汹涌的大海,放下一切,释然。然后,Martin倒下,剩下Rudi的背影,坚毅,又满含柔情。

0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