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gg

By: Andy Weir


你死在回家的路上。

是车祸。没有很离奇,但依旧致命。你丢下妻子和一双子女。你死得并不痛苦。急救人员尽了最大努力,但回天乏术。你的身体四分五裂,还不如死了,相信我。

这时候你看到了我。

“怎……怎么回事?”你问,“我在哪?”

“你死了,”我直接地说,一点也不委婉。

“一辆……一辆卡车,它侧滑了……”

“没错,”我说。

“我……我死了?”

“嗯。但是别难过,人固有一死。”我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