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 – 高晓松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13543/answer/8355836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侠客行

高晓松

崔虎自幼被送到武当山学艺,刻苦聪明,精通太极武术和五行医术。本打算学武防身学医救人。十六岁下山回乡迎娶自幼定亲的姑娘。不想日本军队占领了家乡,崔虎一次出门行医回来新婚妻子已被日本鬼子强奸。可怜的姑娘问崔虎还要她吗?崔虎不答。姑娘转身投井。崔虎转身投军。

崔虎参加了由优秀青年组成的国军精锐青年军208师。在军中崔虎因为武艺出众被选入中央情报机关受训担任特工,极受上司赏识。被派到日本占领中的上海联络青帮抗日锄奸。崔虎先后手刃六名日本军官和汉奸头目。被青帮大佬收为弟子。崔虎武艺高强,不爱钱,不好色,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深受国军特工和青帮兄弟喜爱。

抗战胜利了。短暂的狂喜后,崔虎发现无论国军还是青帮都在贪婪地争抢着胜利果实——其实就是鱼肉人民,车子房子票子女子位子“五子登科”。崔虎人缘好,大家都拉他“共富贵”。他失望至极,黯然回乡。以教习武术为生。

共产党解放了崔虎的家乡,实行土改,热火朝天。崔虎本来又燃起了希望。不料当地一个被崔虎教训过的地痞揭发崔虎曾做过国民党的特工,崔虎被抓起来,在群众大会上被批斗,头上戴着“蒋匪”的高帽,和其他反革命一起等待被枪毙。幸而崔虎的哥哥在抗战中参加了八路军,这时已做了团长,救出了崔虎。崔虎逃到尚未被解放的上海,投奔青帮的兄弟。青帮那时自顾不暇,已完全成了国民党特务系统的工具,参与了搬运上海所有银行黄金储备上船去台湾的行动。崔虎因深受信任,担任护卫,亲眼目睹了国民党末日的疯狂和残暴。以至于当人满为患逃往台湾的船上给他留出一方立足之地时,他把船票让给了一个戴着眼镜夹着油纸伞的文弱书生陈川。

上海解放了,崔虎隐姓埋名做了一名工人。不料在一次事故中为救工友暴露了武当轻功的绝招。第二天就被几名军人带走。崔虎以为这回逃不掉了,没想到并非身份暴露,而是被解放军的情报机关看中要训练他做特工。崔虎经过洗脑教育(其实他本来就不满国民党)入了共产党,接受了发报暗杀爆炸等严格的训练,成绩优异(其实他本来就都会)。被派到当时还在国民党手中的舟山做特工,他的接头暗号是“陈诚家里有个叫崔伟的是你吗?”

混乱的舟山,人心浮动。崔虎遇见了驻守在这里的青年军208师。当年抗日的铁血劲旅如今已成了乌合之众。崔虎试着和几个当年的战友聊起国民党的腐败,大家都很认同。但同时又都觉得共产党也有问题,前路迷茫,有些人甚至想脱了军装去美国读书或跑去香港做生意。崔虎见没有机会,便主动要求带一批武器去了一个小岛支援反共海匪双枪黄八妹的游击队。
黄八妹年轻漂亮,剽悍勇敢,很喜欢同样武艺高强的崔虎。黄八妹的家人因为在家乡是地主而被共产党“镇压”了,因而反共态度极为坚定。崔虎策反无望,便开始留心小岛上的防御工事,画了一张图藏在身上,日日等待有人来接头。一天晚上,黄八妹把崔虎叫到房间,以身相许。崔虎动了感情,想对黄八妹说些什么,黄八妹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共产党,我恨共产党,但不恨你,你明早就走吧。
第二天一早,解放军大举登岛,黄八妹把崔虎送上唯一的小船,拒绝了崔虎一起走的请求,率众海匪与解放军拼命。崔虎在海上亲眼看着黄八妹被打死在海滩上,黯然神伤。他救起一个跳海逃生的海匪,亡命天涯。

小船载着崔虎随着大大小小的舟山撤退船只来到了风雨飘摇的台湾。码头上人山人海,人人脸上写着茫然。军警挨个盘查,不停有人被当作共谍抓走。同船的海匪出卖了崔虎,崔虎被关进死囚营,胸前挂着“共匪”的木牌,想起在家乡头戴“蒋匪”高帽等待枪毙的情景,恍如隔世。
一个个犯人被拉出去枪毙,有人带头唱起“国际歌”,许多人跟着高唱,也有人哭泣有人喊冤,崔虎沉默。
还剩最后三个人的夜晚,崔虎被告知有人保释他,他自由了。
保释崔虎的就是在上海码头崔虎把船票让给他的那个文弱书生陈川。陈川来台几年,凭着出众的才华和坚定的反共热情,成了蒋经国主持的青年改造委员会的骨干。陈川此时正负责从来台青年中招募人才,恰好救了崔虎。陈川迅速从前情报机关找到了崔虎忠于党国,多次立功的证明,把崔虎介绍进青年改造委员会。
崔虎武艺高强,迅速脱颖而出,先是做了警卫教头,不久又凭着与撤退来台的青帮大佬在上海时期的老关系以及陈川的信任,进入了青年改造委员会二组。青年改造委员会当时权势无边,二组负责整顿帮会势力,崔虎参与了建立竹联帮、四海帮的工作,凭着武功和义气,深受信任。

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年。忽然有一天,崔虎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问他“陈诚家里有个叫崔伟的是你吗?”崔虎犹豫了一秒钟,鬼使神差地说出了他在脑子里背了千万次的接头暗号。对方让崔虎注意一下自己的银行帐户,说会再和他联系。
几天之后,崔虎的账户里真的出现了二十万元——在当时艰难的岁月中不折不扣的一笔巨款。但崔虎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的下一次联系或指令却始终没有出现。那人被捕了?被杀了?没有出卖我?天生讲义气的侠客崔虎决定不辱使命——哪怕不知使命是什么!
崔虎开始贿赂青年改造委员会总部二楼会议室的看门人老谢——蒋经国常在这个会议室开会,甚至蒋介石也来过两次。所谓贿赂,在当时不过是经常买些卤鸡脚和高粱酒陪老谢喝酒。伺机配出会议室的钥匙。
钥匙配好了,崔虎甚至用上了在国共两党特务机关培训的经验,自制了炸弹,准备找机会行刺。以报那不知名的联络人至死未出卖他的恩义。
机会还没等来,却等来了海峡对岸的噩耗——崔虎的哥哥——打过日本鬼子蒋匪帮的老八路,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就因为有个逃到台湾的国民党特务弟弟,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叛徒、特务,被活活打死。嫂子上吊自尽,还被扣上“反革命畏罪自杀”的帽子。崔虎悲愤莫名,独自在海边把自制的炸弹投进大海。发誓不再为共产党卖命。

从此那个生龙活虎的崔虎不见了,代之以喝酒赌博甚至偶尔嫖娼的一段岁月。直到有一天,自恃武艺高强的崔虎在阳明山一座道观中被一位武功深不可测的老道长狠狠教训了一顿。老道长问崔虎是否武当门下,崔虎说是。老道长语重心长地点化崔虎——道之永恒,天地之浩气远远超越人世间的成败沉浮,党派之争。太极不止有无上武功,更有行医救人,悬壶济世的理想与胸怀。崔虎彻底折服,从此一心研究道家针灸医术,日渐平和。

年华如风,转眼到了七十年代初。一天,已担任情报机关台北站站长的陈川请崔虎喝酒欢聚。席间都是情报系统的官员。崔虎喝了几杯后如厕,在一个小隔间里听到外面又进来一人,那人隔着一扇小门在外面小便时忽然说“陈诚家里有个叫崔伟的是你吗?”崔虎大惊之下未发一言。那人等了一会,开门离去。崔虎通过隔间小门下的缝隙看到那人穿着一双黄皮鞋。回到酒席,崔虎故意失手掉了东西,在桌下寻找时认准了那双黄皮鞋。
隔天,崔虎找到陈川,提出和陈川做个交易。陈川问什么交易?崔虎说你身边有个高级干部是共谍!陈川大惊。崔虎说如果我告诉你是谁,你给我一本护照和一张机票。陈川想了想,答应了。
陈川帮崔虎办好了参加台湾在中美洲某小国军事顾问团的手续。临别之日,陈川送崔虎到机场,登机前,崔虎告诉了陈川那个共谍的名字。陈川听后面无表情,崔虎说你要逮捕我吗?陈川摇头,说当年你赠我船票,今天我赠你机票,希望你一路走好,永远别回台湾了。这一文一武两个老特工忍住心中感情,注目而别。

崔虎在旧金山转机时叛逃。流落在北加州,教人习武为生。一次被当年的帮会兄弟认出,力邀其加入北美华人黑帮,被崔虎婉言谢绝。
崔虎改名崔巍,从开设武馆到治病行医,终于等到美国政府承认中医后办起了西岸第一所中医药大学。自此授徒无数,自己却始终孑然一身。每天独自回到庭院深深的家门口都要习惯性地打开信箱,拿出一叠英文账单——没有一封信自故乡来——独自缓缓走进大门,缓缓锁好,缓缓走进铺满落叶的深处。


高晓松
2008-7-24

0 回复

发表评论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