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和巴登尼亚先生的对话

昨天,我和在酒馆偶遇的一位中年德国绅士,聊了些关于世界杯的话题:

–  “巴登尼亚先生,很高兴认识您,能请您谈谈您对德国队小组出局的看法吗?”
–  “一个开局踢输了还在比赛间隙直播FIFA18的德国队能不出局,你信吗?”

他操着浓重的施瓦本口音反问道,藏在大胡子中的一双眼睛透出一丝不屑。

–  “请您再谈谈对勒夫教练的看法。”
–  “让他的手老实点。”

这次他的反应异常迅速,声音坚定且高昂,带着老一辈德国人对秩序和整洁的一惯偏执。

于是我打算找个轻松点的话题。

–  “巴登尼亚先生,向来听说德国球迷以爱好打赌闻名,请问您在决赛中看好哪只队伍,和亲朋好友打赌了吗?”
–  “克罗地亚很强,法国也不差,不过我家那位说了,如果再怂恿她赌,包括口头上的,就打断我的腿。”

一个青岛啤酒Deal引发的讨论

链接如下,德语好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看看,领略一下文化上的刻板偏见带来的德式争执。

还是那个老话题,中国人到底吃不吃狗或者猫的话题,无奈。

https://www.mydealz.de/deals/tsingtao-bier-sixpack-6x-033-liter-fur-333eur-lidl-1036636

好像玉林狗肉节已经出名了,国际闻名,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

大概情况就是,这本来是个德国哥们post的青岛啤酒的Deal,这德国哥们对青啤评价还不错。

原话是“Da habe ich es zum ersten Mal geholt und bin direkt wieder hin um den Rest aufzukaufen.

然后在第二条评论就跳出来一个波兰哥们,酸溜溜的评了一句“Schmeckt es nach Hund oder Katze?

这条原评论已被版主删除,原因大家懂的。

阅读更多

2014.05.28 早间随笔

最近总是睡得蛮早,晚上九点半十点半之间就早早钻进被窝,早上六点多快七点自然醒,前一天晚上设的闹钟一般都在早上给自己涂面包蒸蛋的时候才响起来。绒绒说,早睡才可以保持年轻,要不早早就衰老了。嗯,有道理。

阅读更多

机上随笔

刚刚坐上西安到北京的飞机,机上已经连不上咸阳机场的wifi。于是没有网络,游戏什么的东西来打扰我,难得的有时间静下心写点东西。 阅读更多

卡鲁的日子(一)

今天是到达卡尔斯鲁厄的周月纪念日。是的,从这一件小事,能看出来,我们一起来的中国同学,还是喜欢抱团的感觉,对,我也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卡鲁寒冷的冬季,从身边马老板丁老板郭老板各种老板的笑容里体会到我们不孤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