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28 早间随笔

最近总是睡得蛮早,晚上九点半十点半之间就早早钻进被窝,早上六点多快七点自然醒,前一天晚上设的闹钟一般都在早上给自己涂面包蒸蛋的时候才响起来。绒绒说,早睡才可以保持年轻,要不早早就衰老了。嗯,有道理。

阅读更多

无聊的算法Vorlesung

今天下午又是无聊的Algorithmen, 教授在上面边咳嗽边讲链表,下面的各色德国小哥,有联机打游戏的,有刷手机的,有做作业的,还有写日志的我。这货写的伪代码不知道为啥我一个都读不懂,一个接一个的Truppel和各色变量,我就搞不懂了一个简单的二元搜索这货为啥就非要定义三个变量一个数组。做作业也是各种蛋疼的证明,证明欧几里得算法是可以运行的,不能运行还要这算法干啥呀。

阅读更多

机上随笔

刚刚坐上西安到北京的飞机,机上已经连不上咸阳机场的wifi。于是没有网络,游戏什么的东西来打扰我,难得的有时间静下心写点东西。 阅读更多

卡鲁的日子(二)

复活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还是Gangnam Style,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环境听出了不一样的滋味。 阅读更多

卡鲁的日子(一)

今天是到达卡尔斯鲁厄的周月纪念日。是的,从这一件小事,能看出来,我们一起来的中国同学,还是喜欢抱团的感觉,对,我也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卡鲁寒冷的冬季,从身边马老板丁老板郭老板各种老板的笑容里体会到我们不孤单。

阅读更多

THANK YOU, STEVE.

THANK YOU, STEVE.

今天得知这个消息,我惊讶了。我说他们是不是在开玩笑,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但是,打开班上的电脑,我看到了,你的名字。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