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The Egg

By: Andy Weir


你死在回家的路上。

是车祸。没有很离奇,但依旧致命。你丢下妻子和一双子女。你死得并不痛苦。急救人员尽了最大努力,但回天乏术。你的身体四分五裂,还不如死了,相信我。

这时候你看到了我。

“怎……怎么回事?”你问,“我在哪?”

“你死了,”我直接地说,一点也不委婉。

“一辆……一辆卡车,它侧滑了……”

“没错,”我说。

“我……我死了?”

“嗯。但是别难过,人固有一死。”我说。

阅读更多

牙买加联盟 Jamaika-Koalition

牙买加联盟(德语:Jamaika-Koalition,德语也戏称Schwampel,“黑色信号灯”)是德国政治的一个术语,用来形容联盟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民盟/基社盟)与自由民主党(自民党)以及绿党这四个政党的结盟组合。

这一术语来自于德国政党代表色:黑色为自由保守主义及基督教民主主义的联盟党的代表色,黄色则为经济自由主义的自民党代表色,而绿色政治为绿党的代表色。这三个颜色的组合恰好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

这也影射着这种联盟的“特别性”,原因在于这四个政党的政治意识形态分歧,特别是在经济及社会议题上,过去联盟党及绿党在政治意识形态上有显著的分歧。四党现时在环保及能源政策上相近,例如认同终结核能发电;联盟党及自民党均认同经济自由主义,而绿党则要求加强经济干预。

遇见程序员男友

作者:Phodal Huang;摘自:寻ta驿站

“你爱我吗?”

“爱。”

“有多爱?”

“比爱1024还爱你。”

听到这句话,我有过1024次拍死我的程序员男友的冲动,最终看在他脸上写满诚恳的样子的份上,还是只朝他撇了撇嘴。

阅读更多

在南极,不过都是孩子 —— 《南极料理人》影评

作者:豆瓣id 在南极吃拉面;摘自豆瓣电影

细节助电影一臂之力,还是想说感叹下日本电影太注重细节了。

任性的7人。

有为了埋怨自己被贬职而犟着脾气不按时吃饭,缩在工程车里披着毯子翻着漫画嘴里念着要玩柏青哥的汽车工程师。末了大厨因为担心而特地送上门,结果又是很可爱的小插曲,出门才短短几分钟,饭团结冰冻住了。

阅读更多

时光飞逝,我们必须分别 ——《蒲公英拉面店》影评

作者:豆瓣id 蓝紫青灰;摘自豆瓣电影

电影开始,在电影院内,一个穿白装的年青男子带了穿白裙的漂亮女人,和三个手下坐在前排,手下放好一张折叠桌子,摆上色彩缤纷的西式腌火腿、色拉,冰桶里拿出香槟酒。男子开始说话:在电影院里讨厌听到吃洋芋片和挤包装袋的噪音。听说人在死前会看到电影一样的东西,几秒钟内看尽人生的万花筒。我很期望那个电影,一个人最后的电影。我绝对不要受到干扰。 阅读更多

北美崔哥: 中美十年签证?奥观海没白叫

作者:北美崔哥;摘自观察者网

圣诞前夕,崔哥我带着北京台环球春晚摄制组,在纽约街头采风。部分对话收录如下。

美国人:Brother Sway (崔哥),美国是世界公认的大熔炉 (melting pot), 各国移民来这里都会被熔化,变成货真价实的美国人,可为什么就中国移民熔不了呢?

崔哥:中华民族只能熔别人,还没听说被别人熔了的。大金国和大清国都占领过中原,结果一眨眼,就光荣地变成汉人了,连姓儿都找不着了。历史证明,谁入侵中国谁就不知不觉成中国人了。 阅读更多

两个人的天堂 —— 《敲开天堂的门》影评

小时候,午睡时睡不着,望着夏日午后从梧桐浓荫下透过的斑驳阳光,总能想到一些和当时的年龄不相符的东西,比如,死亡。当时的思维很简单,想到自己将要永不复回地消失,就会感到无比的恐惧,以至于很久很久都不敢想这个话题。看完这部影片,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对于死亡的思考,不禁微笑。

阅读更多

向西看的那个槛

作者:边芹,旅法作家;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在认识西方的漫漫长路上,有一个槛,越过和越不过,看到的景象是截然不同的。这个槛便是:针对中国的舆论封锁和误导是西方精英阶层自觉而有意的行动,且旷日持久,从19世纪就开始了。凡是“自觉和有意”看不到这一层或拒绝看透这一层的人,一般就永远停在了槛前。

阅读更多

Ja!

作者:佚名;摘自人人网

如何判断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开宝马的车子,玩apple的手机,用双立人的厨具?其实,这些都不足以。只因为有ja这个屹立于欧洲中部几十年而不倒的奢侈品牌,为现代高等社会的时尚精英们提供着最优质而奢华的生活用品。

ja由德国著名零售公司REWE主导设计和研发,是REWE公司的最高端自主设计品牌。ja的产品以精美的包装,完美的质量和高昂的价格而著称于世。在欧洲,人人都希望拥有一套ja的生活用品。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