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雪人的故事 by ATLANTIS

昨晚下了一整晚雪。所以:

8:00 我堆了个雪人

8:10 一位女权主义者经过,问我为什么不用雪堆一个女人

8:15 所以我又用雪堆了一个女人

8:17 女权主义者的邻居抱怨雪女的胸太大,觉得这物化了雪女形象

8:20 住在附近的同性恋夫夫发脾气了,他们认为应该造两个男人才对

8:22 一个变性男…女…变性人问我为什么不干脆做一个有可拆卸部件的雪人

8:25 住在小路尽头的素食主义者抗议我用胡萝卜做鼻子,因为蔬菜是食物,而不是雪人的装饰品

8:28 我被称作种族主义者了,因为这对雪夫妇是白人

继续阅读堆雪人的故事 by ATLANTIS

The Egg

By: Andy Weir


你死在回家的路上。

是车祸。没有很离奇,但依旧致命。你丢下妻子和一双子女。你死得并不痛苦。急救人员尽了最大努力,但回天乏术。你的身体四分五裂,还不如死了,相信我。

这时候你看到了我。

“怎……怎么回事?”你问,“我在哪?”

“你死了,”我直接地说,一点也不委婉。

“一辆……一辆卡车,它侧滑了……”

“没错,”我说。

“我……我死了?”

“嗯。但是别难过,人固有一死。”我说。

继续阅读The Egg

牙买加联盟 Jamaika-Koalition

牙买加联盟(德语:Jamaika-Koalition,德语也戏称Schwampel,“黑色信号灯”)是德国政治的一个术语,用来形容联盟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民盟/基社盟)与自由民主党(自民党)以及绿党这四个政党的结盟组合。

这一术语来自于德国政党代表色:黑色为自由保守主义及基督教民主主义的联盟党的代表色,黄色则为经济自由主义的自民党代表色,而绿色政治为绿党的代表色。这三个颜色的组合恰好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

这也影射着这种联盟的“特别性”,原因在于这四个政党的政治意识形态分歧,特别是在经济及社会议题上,过去联盟党及绿党在政治意识形态上有显著的分歧。四党现时在环保及能源政策上相近,例如认同终结核能发电;联盟党及自民党均认同经济自由主义,而绿党则要求加强经济干预。

前端工程师都能做什么?

这几年,前端开发确实是火的不行不行的
工资也动辄十几K,几十K的

而且前端入门的门槛确实也不高
无非是三大块:HTML/CSS/JS

这三块里,你搞懂任意二块,就够你吃穿之用了
但如果只是这样,那前端也不过如此而已

那么,它这么“火”,到底“火”的是什么呢?
以下为本人“一孔之见”哈,不喜勿喷
前端火就火在,它有“无限可能”!

这,什么意思呢?
无限可能?
它还能变成个猴啊?

当然不能

无限可能,我的理解就是,你把它放在哪里,它就在哪里运行。

你把它:

放在网页中,它是网页UI交互
放在移动端,它是WebAPP
放在服务端,它是NodeJS
放在React,它是桌面应用
放在Ruff,它是嵌入式开发
放在WebGL,它可以搞Canvas类游戏

换成你,你想把它(JS)放哪?

这就是前端真正火的原因(我以为的)
在这个思维下,前端的框架被泛化了

以后啊,也许所有可以显示的地方,都算前端了
什么电冰箱啊,微波炉啊,空调啊
这,这不就是物联网么

眼之所见,皆为前端
这是境界,也是格局

上面说了半天,也该让天上的牛都落下来了
那么说回标题,前端都能做什么呢

目前看来,肯定是Web前端开发
那,Web前端开发怎么做呢?

按下来的步骤来:

先学好HTML/CSS,然后用JS/JQuery实现一个一个的小效果
然后把这些小效果连接起来,就是实现一个完整的功能了

这些小功能写的多了,把这些功能里相同的地方提取出来
就形成了自己的小对象,然后你就开始了OO之路

再接下来,你会发现项目中许多需求也是类似的
那么你就把项目相同的需求,提取出来,合并它

恭喜你,你已经跨进了架构设计的大门

同时,你可以T型扩展自己的技能树,NodeJS怎么样?
这时你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另一个世界,后端

你也生成数据
你也操作数据库
你也控制业务流程
你也…

再接下来

你爱干嘛就干嘛吧
毕竟,无限可能嘛

健康科普:低密度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

胆固醇在血液中以脂蛋白的形式存在。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可通俗地理解为坏胆固醇,因为LDL-C水平升高会增加患冠状动脉心脏病的危险性。第7版《内科学》已经明确注明LDL-C是明确独立的动脉粥样硬化的危险因素,其中起作用的是氧化修饰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Ox-LDL-C)。防止LDL-C被氧化是关键性的因素。

正常值:

  • 青年人平均约 2.70 mmol/L
  • 中老年人约 3.10 mmol/L
  • 大于 4.14 mmol/L为明显增高

 

纠正几个关于低密度脂蛋白的错误认识:

1.胆固醇高就是坏事,胆固醇越低越好

错误,胆固醇主要分为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以下简称LDL),和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以下简称HDL),LDL高于正常是坏事,但HDL高于3.0是大大的好事,他是脂质的清道夫。高密度脂蛋白HDL可将血液中的多余的胆固醇转运到肝脏,处理分解成胆酸盐,通过胆道排泄出去,从而形成一条血脂代谢的专门途径,也称“逆转运途径”。

2.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主要原因

不完全准确,正常情况下LDL是以非氧化状态存在,非氧化的LDL并不容易引起动脉粥样硬化(小动脉壁像稀粥样的改变),最新的第7版《内科学》已明确阐述LDL被氧化成了(Ox-LDL),这些氧化了的LDL才会沉积在血管内壁,导致粥样硬化。如果把LDL看成是奔驰在公路上的汽车,氧化了的Ox-LDL就是生锈有故障的汽车,HDL好比是清除路障的拖车。如果都车况良好的话,哪怕汽车多一点,交通照样顺畅,但有问题、生锈的汽车上路抛锚就肯定很容易导致交通堵塞了。道理就是这样的。

 

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

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可通俗地理解为好胆固醇,因为HDL-C可减少患冠状动脉心脏病的危险。高密度脂蛋白主要是由肝脏合成,它是由载脂蛋白、磷脂、胆固醇和少量脂肪酸组成。

正常值:

  • 男 <40岁~1.53 mmol/L;
  • 女 <40岁~2.00 mmol/L;

临床意义:

  • 增高:一般认为无临床意义,可见于原发性高HDL血症(家族性高α-脂蛋白血症),并发现此群家族中长寿者多。接受雌激素胰岛素或某些药物(如烟酸、维生素E,肝素等)治疗者,亦可增高,虾青素可显著提升人类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
  • 降低:常见于脑血管病冠心病、高甘油三酯血症、肝功能损害如急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糖尿病、吸烟、缺少运动等其降低可作为冠心病的危险指标。

色素痔和黑素瘤的区别

作者: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皮肤科 高天文,栾琪

2010悄然而去,2011欣然而来。贺岁电影也在此时纷至沓来,其中最吸引人们眼球的莫过于冯小刚与王朔联袂推出的《非诚勿扰2》,该片中最为给力的配角当属孙红雷所扮演的李香山了。该人物因为足背一个小小的黑斑而坠海自杀,不可谓不悲,不可谓不怆。然而,恶性黑素瘤真的“全世界拿它没辙”吗?“有痣就得赶紧点了”吗?笔者自诩有近20年的黑素瘤诊治经验,提醒大家《非2》中对黑素瘤以及黑痣黑素瘤关系的认识是存在误区的。

简单介绍一下恶性黑色素瘤吧。该肿瘤占皮肤恶性肿瘤第三位,来源于皮肤黑素细胞,具有高侵袭性、高转移性、高死亡率、对放化疗均不敏感的特点,因此对人体危害巨大。

误区1:黑色素瘤,全世界拿它没辙
恶性肿瘤的早期治疗,疗效是确切的,黑素瘤也不例外。最早期的黑素瘤(原位黑素瘤),手术切除后是可以完全“治愈”的。即使黑色素瘤发生了转移,发展成为较为晚期的肿瘤,即使该肿瘤对放、化疗不敏感,我们也可以通过积极的手段,联合应用手术、生物、免疫治疗,大大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已经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结果。因此现实中,广大的黑素瘤患者无需恐慌和放弃,应当以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去应对。《非2》中,李香山先生放弃治疗,要有尊严的等死,是大错特错的,这无疑纵容了肿瘤的蔓延和扩散,助长了悲剧的发生。

误区2:有“痦子”就得赶紧点了

“痦子”是色素痣的俗称,是黑素细胞良性肿瘤的总称,几乎所有人的皮肤都有色素痣,只是数目和部位不同,有些发生在面部的色素痣会影响人们的美容,于是“点痣”大行其道。目前医疗机构应用的“点痣”方法无非是激光、冷冻、化学腐蚀等方法,这些方法不但具有造成复发、瘢痕的风险,更为严重的是可能导致色素痣恶变为黑色素瘤。因此,恶性黑素瘤与色素痣密切相关的,有一部分恶性黑素瘤来源于色素痣的不恰当处理,即“点痣”。另外,一些摩擦部位、易受刺激部位色素痣的恶变概率要明显高于其它部位,例如颈后、足底,而不是像《非2》所展示的足背部。因此,最佳的色痣处理方式,不是“点”痣,而应该是“切”痣,即手术切除加病理活检,这既可以防止早期黑素瘤误诊为色痣导致延误病情,又可防止色痣恶变、达到美容目的。总之,我们呼吁色素痣的治疗应当是:不治则已,治则彻底。

结语

谁曾想一部贺岁喜剧片对医学领域引来如此风波,人们在欢笑之余,还应当客观、科学的看待健康问题。黑色素瘤虽然难治,但绝不是不可治,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关键;色痣可恶变为黑素瘤,我们可预防性地“切除”先天性色痣,禁用激光、冷冻、腐蚀等“点”痣方法治疗色痣。

我们强烈呼吁:黑痣诚不可扰,既扰之,则切之。

遇见程序员男友

作者:Phodal Huang,摘自:寻ta驿站

“你爱我吗?”
“爱。”
“有多爱?”
“比爱1024还爱你。”

听到这句话,我有过1024次拍死我的程序员男友的冲动,最终看在他脸上写满诚恳的样子的份上,还是只朝他撇了撇嘴。

如你所看见的:我的男朋友是一名程序员,一名因为长期写代码而会让人产生连他的那张脸上也写满代码的错觉的程序员。

遇见他之前,我并不太明白程序员是什么东西,对于他自称的“极客”,更是一脸茫然。

“极客?什么玩意,跟黑客一样破坏世界的吗?”
“其实那些你们认为的破坏分子不叫黑客,而叫骇客……”balabalabala,接下来他给我做了长达N分钟的解释说明。
“好吧,不懂。那你有没有做过破坏世界的事啊?”
“我都说了黑客不是骇客而且我是极客……如果有的话?侵入教务系统算不算?”
“你侵入教务系统修改了你的成绩?”
“没有,只是下载了几张女生照片而已啦……”
“你……好猥琐啊。”

有一个程序员男友最直接的好处便是他可以承包你一切电子产品的故障维修工作,虽然他总是义正言辞地将他自己和修理工区分开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挣脱成为我的御用修理工的命运。

那还是我们才认识不久大约勉强算得上熟识的时候。

“对了,你不是程序员嘛。你会修电脑吗?我电脑好像有点问题。”
“那个,程序员不一定会修电脑……我们也不是修电脑的。不过,我还是可以帮你看一看。”
“你难道不知道很多帮女生修电脑的男程序员修着修着就修改了找不到对象的传说了?”
“额,这个,这个……”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能这样找到真爱,但我想这样找到的对象一定都是真爱。

“我喜欢字写的漂亮的男生,字写得好的男生遭人爱。”
“长得好的男生也遭人爱……”
“对啊,但是你都不是。”
“为什么就没有女生欣赏代码写得好的男生呢?”
“你去找一个同样喜欢写代码的女生吧……”

他是一个把编程当做游戏能编上瘾的,标准的程序员。和他在一起之后做的最多的便是搬着我的电脑在他旁边看他敲代码:我开始看电影的时候他在敲代码,我看完电影的时候他还在敲代码;我酝酿情绪准备写东西的时候他在敲代码,我写完东西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他还在旁边念念有词的敲代码。

“啊,这个好帅啊。”

当他嘴里发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他,却原来他正对着一群代码自言自语。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大约正如我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吟一些唐诗宋词一般,他亦喜欢跟他的代码对话吧。

而作为一个资深的技术宅,他身上的关键字不是“技术”,而是“宅”。宅到无以复加,宅到忍无可忍。

“今天出去玩吧。”
“怎么想到要出去玩了?”
“额……学校不是要停电吗?”

不知道是他比较内向的缘故,还是他们这一类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不爱与人打交道,相对于复杂的人际关系来说,大约他更愿意埋在那一窜乱码般的代码里吧。比如一起吃饭的时候跟服务员交流这样一件事,他就总是要全权地交付于我。仿佛我成了他与这个现实世界的唯一链接。

“只是觉得,嗯……有你就够了啊。”

这当然是一句动听的情话,而事实上多多少少也确实如此吧。他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而当他下定决心将他的世界大门向你打开,将他的世界与你分享之时,他便也将你当做了他世界的一部分。虽然他不会明白你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但是他会真正的把你放在心上,至少,他愿意为你处理那些你不擅长的技术琐事,即使那些问题在他的眼里可能白痴的要命,甚至是浪费自己的天赋。

“亲,我想教你编程。”
“这个,这个。我的理科是体育老师教的,这辈子我应该都学不会吧……”
“不会啊,你很聪明。”

虽然,那好像是他极少数夸我聪明的次数之一。虽然,最后我也只是看了一看他帮我借的一本书的前言。

或许,那也是他试图向你分享他的世界的表现之一吧。

在我眼里的他的世界是杂乱无章的,当然我不得而知他电脑深处的另一个世界是否井然有序。每每气急败坏他的邋遢的时候,他的脸上总会呈现出一副Sherlock式的傲娇的神情,让我无可奈何。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这样不爱收拾自己,但这似乎也并改不了程序员总还是逃不过被和邋遢的IT民工联系在一起的命运,也只能在无可奈何之时叹一句大约他们的智商不在此了。他对自己的衣着打扮毫不在意,从来不会知道他自己适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和他谈论的时候也永远只是一句:“反正你买就好了,你买什么我穿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我的衣着打扮评头论足。

在别人眼里,或者说不熟的人的眼里,他看起来永远是一副呆滞模样,闷声不吭,脸上爬满代码。

“那时候我们都可好奇了,他这样几乎不说话的人,是怎么追到女朋友的。”
“哈哈。其实我也觉得很神奇,就这么在一起了。”

熟识之后知晓其实他也同大部分人一样,在熟人堆里话从来也不少。不乏有一旦得到别人响应便滔滔不绝之势,或许是平日里志同道合之人甚少,一旦得见大有秉烛夜谈之劲,大约也正是相谈甚欢之人的缺失,才让人有对着代码对话的冲动吧。不过他懂得很多,听他絮絮叨叨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儿。其实每个人都一样,都有这样一种表达欲,所谓不遇知音懒吟诗是也。

他们喜欢做他们自己国度里的国王,主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他对电子产品有一种特殊的迷恋。我想很多科技界的人士都有这样的通病吧,如同在数字尾巴上时常看到的“搞机”一族。对物质生活并不太关心的他,更愿意花大把大把的钱在科技产品之上。相比于中午应该吃什么美味的午餐,他更关心谷歌新出那款眼镜有什么功能性价比如何。他也经常同我讲新科技、新设计之类,试图给我建立起一个全新的跟得上时代步伐的科技观。在他对电子产品的无限热衷的感染之下,久而久之倒也欣然接受,成了周围同学眼里的科技通,“跟他在一起,你仿佛懂了很多的样子。”虽然偶尔对于他毫无节制的“败家”,我还是会有所微词。

“你应该多写一点东西,这样网站才有更多的访问量,你也不会成日里无所事事。”

他又开始教训我了,大约是比我大一点的缘故,总会有几分像父亲,像兄长,睿智、成熟,却又唠叨、爱训斥。

当然,有时候,也会是体贴的男友,会是温柔的情人,还会是卖萌的儿子。

虽然,他是个程序员,但毕竟,他是我男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