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间随笔

下面是这两天经常在脑中复现的作品片段,摘抄下来备忘。

佟湘玉:你们以为给我送点东西唱首歌,这件事情就算完了吗?
金湘玉:对不起,主意是我出的,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

佟湘玉:惊喜?我跟你很熟吗?我过生日跟你有关系吗?你以为卖个乖子就能交朋友吗?这样的友情太不值钱了。
金湘玉:对不起,我真的没想惹你生气的。听他们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掌柜,最好的姐妹,所以我一直都想认识你。我也有很多朋友,但大部分都是酒肉朋友,说散也就散了。今天来,我主要想亲身体验一下,真正的友情是什么样子的。

佟湘玉:真正的友情,是要用心来换的。(伸手)很高兴认识你
金湘玉:(两人握手)我也是

金湘玉:(话外音)百分之百,耶!
佟湘玉:(话外音)没有想到,还是全军覆没,苦啊!

摘自宁财神执笔的《武林外传》第71集剧本。

继续阅读晚间随笔

再读臧克家《有的人》

机缘巧合,近日再读臧克家先生的《有的人》,确实比在中学语文课本里初读时感触要深了些。不谈政治上的意义,只谈其中表现出的纯粹的人情和人性,以及它们在商业领域内广泛的适用性。

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情感联系,物质利益联系),臧先生的诗句描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方法论,以及它们所导致的截然不同的结果,并提供了非常精辟的总结。

继续阅读再读臧克家《有的人》

COC人物卡家系设定 Badenia家族

为了参与不同年代的COC模组,特别设定了Badenia家族的如下人物:

Ludwig Willhelm Albrecht von badenia (1898-1978)
Kamila Albrecht von badenia (1902-1983)
Karl Jacob von Badenia (1932- )
Miko Kawasaki von Badenia (1935- )
Johannes Kawasaki von Badenia (1968- )
Hannes von Badenia (1994- )

继续阅读COC人物卡家系设定 Badenia家族

COC模组 – Schöne Vorweihnachtszeit im Murgtal

模组信息:

  • 模组名称:COC模组 – Schöne Vorweihnachtszeit im Murgtal
  • 模组译名:穆爾格河畔愉快的聖誕前時光
  • 模组规则:COC 7版规则
  • 模组作者:Hannes von Badenia(博主的PC惯用名)
  • 模组背景:现代德国,2018年圣诞节前一周
  • 模组地点:Murgtal, Nordschwarzwald, Deutschland
  • 地理位置:德国,黑森林北部,Murg河畔
  • 推荐人数:4-6人,某些环节需要团队合作
  • 编入元素:解谜,探索,战斗,欣赏风景,施瓦本黑童话,旅游安利
  • 模组亮点:Murg河畔实拍场景照片,完美融入模组内容的黑森林风情

继续阅读COC模组 – Schöne Vorweihnachtszeit im Murgtal

ssh-keygen命令: 生成SSH密钥对

近来查看Digital Ocean的Droplet登陆日志,发现用作梯子节点的Droplet经常受到来自江苏连云港某IP的SSH密码穷举攻击。

于是博主关闭了该Droplet的SSH密码登录,改用密钥对登录,以杜绝穷举攻击的可能。

使用密钥对登陆,需要创建一个新的SSH密钥对(包含公钥和私钥,公钥提供给VPS服务商,私钥用于登录),我们用Linux系统自带的ssh-keygen命令来生成这个密钥对。

/root/.ssh/目录用来存储Linux系统生成的SSH密钥对,我们首先检查一下,该目录是否为空。

$ cd ~/.ssh
$ ls

若该目录里已经有(filename).pub(filename)这样的同名文件对,则代表已经有生成好的秘钥对。如果不知道已经存在的密钥对的用途,请不要随意覆盖或删除。

我们现在用ssh-keygen命令创建新的密钥对:

$ ssh-keygen

继续阅读ssh-keygen命令: 生成SSH密钥对

一锅SCP风格的匈牙利红烧牛肉汤

Hannes博士的留言
// 开始工作之前,先奉上Hannes博士做的匈牙利红烧牛肉汤,鼓掌!
// 晚上好,C级人员,看完了吗,饿了吗,想吃吗?
// 很好,没你的份,除非你调到无聊的DE-Site76来,我是这里的主管。
// 下面是需要调查的武器系统Log,希望你饿着肚子的时候工作更加高效。

继续阅读一锅SCP风格的匈牙利红烧牛肉汤

和巴登尼亚先生的对话

昨天,我和在酒馆偶遇的一位中年德国绅士,聊了些关于世界杯的话题:

“巴登尼亚先生,很高兴认识您。”
“能请您谈谈您对德国队小组出局的看法吗?”
“一个开局就踢输了,还在比赛间隙直播FIFA18的德国队…”
“能不出局,你信吗?”

他操着浓重的施瓦本口音反问道,藏在大胡子中的一双眼睛透出一丝不屑。

“请您再谈谈对勒夫教练的看法。”
“让他的手老实点。”

这次他的反应异常迅速,声音坚定且高昂,带着老一辈德国人对秩序和整洁的一惯偏执。

于是我打算找个轻松点的话题。

“巴登尼亚先生,向来听说德国球迷以爱好打赌闻名。”
“请问您在决赛中看好哪只队伍,和亲朋好友打赌了吗?”
“克罗地亚很强,法国也不差,不过我家那位说了…”
“如果再怂恿她赌,包括口头上的,就打断我的腿。”

堆雪人的故事 – by ATLANTIS

昨晚下了一整晚雪。所以:

8:00 我堆了个雪人

8:10 一位女权主义者经过,问我为什么不用雪堆一个女人

8:15 所以我又用雪堆了一个女人

8:17 女权主义者的邻居抱怨雪女的胸太大,觉得这物化了雪女形象

8:20 住在附近的同性恋夫夫发脾气了,他们认为应该造两个男人才对

8:22 一个变性男…女…变性人问我为什么不干脆做一个有可拆卸部件的雪人

8:25 住在小路尽头的素食主义者抗议我用胡萝卜做鼻子,因为蔬菜是食物,而不是雪人的装饰品

8:28 我被称作种族主义者了,因为这对雪夫妇是白人

继续阅读堆雪人的故事 – by ATLANTIS

The Egg – by Andy Weir

你死在回家的路上。

是车祸。没有很离奇,但依旧致命。你丢下妻子和一双子女。你死得并不痛苦。急救人员尽了最大努力,但回天乏术。你的身体四分五裂,还不如死了,相信我。

这时候你看到了我。

“怎……怎么回事?”你问,“我在哪?”

“你死了,”我直接地说,一点也不委婉。

“一辆……一辆卡车,它侧滑了……”

“没错,”我说。

“我……我死了?”

“嗯。但是别难过,人固有一死。”我说。

继续阅读The Egg – by Andy Weir